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校--想说就说

开心的话 烦恼的话 高兴的话 生气的话 想说就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没有神,也就没有兽。大家都是(中校原创)  

2006-08-08 12:54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没有神,也就没有兽。大家都是(中校原创)

 

    最近看了巴老的《随想录》,觉得很亲切,许多儿时的事情、记忆,本来都有些模糊了,经巴老的提醒,就又清晰起来了。

    巴老生前有个理想,建立一个“文*大”纪念馆,把那段历史记载下来,传承下去,以供后人借鉴,永不再犯。可惜老人家的想法未能如愿,只留下一部《随想录》,成为一座丰碑,作为永久的纪念。

    《随想录》曾经在80年代后期的中国文坛引发了一场历史回顾与反思的热潮,使“讲真话”成为全社会奉行与呼唤的人格品质。“我明明记得我曾经由人变兽,有人告诉我这不过是十年一梦。还会再做梦吗?为什么不会呢?我的心还在发痛,它还在出血。但是我不要再做梦了。我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人,也下定决心不再变为兽,无论谁拿着鞭子在我背上鞭打,我也不再进入梦乡。当然我也不再相信梦话!------没有神,也就没有兽。大家都是。”读着这火热的文字,赫然可见巴金的坦诚和精神。读着巴老的文字,也让我明白了,文学不仅是精神上的慰济,而更应该是言为心声的人生见证。讲自己心里的话,讲自己相信的话,讲自己思考的话。

    曾有学者撰文悼念巴老,特别提到了《随想录》巨大的精神价值。他说:“我们必须看到《随想录》发表的具体历史环境,在乍暖还寒时节,中国思想界仍处在徘徊、迟疑的阶段,起伏不定、忽紧忽松的局势,使许多人无所适从,往往以缄口不语而为上策。但巴金没有沉默。他坚持发出自己的声音。”

    要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,应该比巴老写作《随想录》时,思想要更活跃,言论要更自由,政策要更宽松,再没有了精神上受摧残、肉体上被消灭的担忧。但我们的言论反而不如巴老胆大了,不如巴老方便了。巴老为什么要写《随想录》这部著作,就是不想让人把“文*大”忘记了,可是时间刚刚过去30年,已经有人忘记了,有的人不但忘记了,并且在有些影视作品中,已经开始粉饰“文*大”时期的生活了,也有人公开发表没有“文*大”生活会更惨,认为“文*大”时人们生活很自由的论调。这些人为什么要忘记,这些人为什么要粉饰“文*大”,我不得而知。如果仅仅是无知,补上这一课也就算了,如果是无耻的歪曲,这种倾向就必须要制止。

    记得“文*大”结束后,在总结党的若干历史问题时,小平同志曾对追随林、江集团靠造*反起家的人,帮派思想严重的人,还有打**抢分子,有过专门的指示。我不敢说,当时这三种人都清理干净了,但跟随这三种人的人,肯定还大有人在,并且有的人已经爬上了高级领导岗位,有的人已经把持着大权。现在,不是就有一个曾经在“文*大”中,有过突出表现的文人,又开始经常在央视露脸,并摇唇鼓舌了吗?所以,有的人要忘记了,要粉饰了,也就不足不奇了。并且他们还在使用在“文*大”中惯用的伎俩,来封杀人们说话的权利,不允许忆“文*大”,讲“文*大”,评“文*大”,很怕通过回忆那段历史,让人们发现他们藏在衣服里的“小”,让他们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曝光。

    巴老谆谆告诫我们:“还会再做梦吗?为什么不会呢?我的心还在发痛,它还在出血。”列宁也曾经说过,“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”。我们并不想给谁扣大帽子,但我们绝不允许忘却,觉不允许再进行梦境。(中校/文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01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